让老人更健康、更安全、更幸福

时间:2019-08-16

嘉宾:深圳市卫生健康委巡视员孙美华、罗湖区医养融合老年病医院院长邱传旭、瑞典卡罗琳斯卡医学院阿尔茨海默病医疗团队学科带头人Bengt Winblad等

  主持人:尊敬的各位领导、各位嘉宾大家上午好,本周由罗湖区卫生健康局、罗湖医院集团、罗湖区黄贝岭靖轩实业股份公司3家单位作主题发布,大家掌声欢迎。

  罗湖区医养融合老年病医院院长邱传旭:尊敬的各位领导,媒体朋友,辖区居民,大家早上好!欢迎来到本次罗湖双周发布,我是罗湖区医养融合老年病医院院长邱传旭。这次我要讲的主题为“让老人更健康、更安全、更幸福”。可能有人会问为什么要搞医养融合,医养融合能给老年人带来什么?今年6月10日国家卫生健康委在新闻发布会上披露目前中国60岁以上的老年人已经达到了2.5亿,其中失能失智的老年人超过4000万,有80%的老年人死于非传染性疾病。如何让老年人生活得更健康、更安全、更幸福?罗湖通过健康宣教、预防保健、疾病诊治、康复护理、长期照护、安宁疗护打造出医中有养、养中有医、机构支撑、社区示范、居家签约、互联网+这六种健康养老模式,从而形成了“两个六”的管理服务机制。我们怎么样打造运营这“两个六”服务机制,下面一起来看一下。经过紧锣密鼓的准备,在2014年5月19日,我们在罗湖的原住民社区渔邨社区率先启动了医养结合的探索,这是养中有医。由渔村社康中心和渔邨日间照料中心签订合作协议,为该中心的老人提供了建档、巡视、康复及诊疗服务,受到了老百姓的好评。在同年该中心在第三方的行业测评中还拿到第一名。受此鼓舞,我们就将这项服务覆盖到罗湖全区的老年日间照料中心去,这是我们的第一个模式。第二个模式是机构支撑,为养老机构撑起健康服务保护伞。2014年8月,罗湖又迈出了重要的一步,我们在拥有952个床位的区属养老机构也就是福利中心设置了首家的医养融合医院,也就是深圳市罗湖区医养融合老年病院,这是一家以福利中心老年人为主要服务对象的老年病专科医院。事实证明老年病专科医院不但满足了福利中心老人的健康和诊疗需求,还为罗湖区的老年服务建立了一个技术的支点。老年服务通过这个支点向外延伸,为老人撑起了一把健康的保护伞。老年病医院虽小如燕雀,却有鸿鹄之志,五年来我们全体员工共同努力,老年病院由简到精,精而求极致。我们为老年人做了几件事,大家一起来看一下。首先是举办了全国第一届老年人合理用药大学,招收并培训了老年人学员39名,而且开设了一个临床药师门诊,通过这个有效地解决了老年人在药物、保健品使用上的滥、乱、盲的问题。第二件事是我们扩大了医院的规模,病床也由30张扩展到现在的104张,不但满足了老年人的需求,还为我们将来打造学科品牌腾出必不可少的空间。第三件事就是组建了深圳市首个老年性认知障碍病房,为了实现罗湖老年人认知障碍“早发现、早干预、早治疗”,病房团队从2016年下半年开始开展了辖区60岁以上的认知障碍免费筛查,我们完成了34192名的老人筛查中,发现了1672个可疑患者,这些老人也得到了团队有效的后续管理和服务。就在今年,团队通过“三名工程”,我们引进了瑞典卡罗琳斯卡医学院阿尔茨海默病医疗团队,这也是深圳市首个唯一一个在阿尔茨海默病临床治疗方向的“三名工程”团队,未来上面将在临床、基础研究和社区居民干预等方面开展合作,借此提高深圳市的老年痴呆症诊疗水平。第四件事是建立了关爱病区,为终末期的患者提供疗护。罗湖区经过这两年多的探索已经形成了一个以老年病医院为中心,以社康为网络,通过麻醉、肿瘤、心理、营养等专科为支持,延伸到居家、日间照料中心、养老机构,形成一个多元化的安宁疗护服务体系。年病医院在安宁疗护的“四全照顾”上也有自己的一些体会,我们所说的“四全照顾”指的是“全人照顾、全家照顾、全程照顾、全队照顾”。全人照顾就是说我们在关心照顾患者身体症状的同时,我们还要照顾到患者的心理、社会以及灵性等各方面的需要,帮助患者平静而有尊严地离去。全家照顾是我们在照顾患者的同时还要关心到患者的家庭,给他们一个支持,尤其在患者离逝的时候要及时给家庭提供哀伤辅导及延续辅导。全程照顾是包括在住院和居家照顾期间,一直把服务延伸到患者逝去协助完成殡葬事宜。全队照顾强调的是团队精神,安全安宁疗护服务是一套组织化的全队整体照顾方案,所以团队之间要求分工明确,而且要互相支持、互相协助,这样才能做得好。下面,通过一个案例来看一下罗湖安宁疗护如何把患者逝前照顾得到体现。曾女士患有晚期肺癌,曾经在多家医院进行治疗,但是病情得不到控制,也曾经因为疾病和治疗而引起的疼痛和痛苦试图轻生。来到我们关爱病区后,我们团队首先通过家庭恳谈会设法了解曾女士平时和以往的爱好、信仰、文化各方面的,然后我们团队制定一个完整的安宁疗护方案,包括曾女士的爱好,包括如何跟她建立联系,包括每个家庭成员跟她的关系,我们都一一做了分析。然后,我们慢慢通过鼓励和陪伴曾女士参加我们举办的各种活动,终于打开了曾女士的心扉,打开了心结。曾女士能够逐渐面对她的疾病,让她明白生命的珍贵,临终是人生很正常的一个旅程。曾女士也在这期间写下了她的三个心愿,在我们团队的陪伴和帮助下,这三个心愿也得到了满足,在我们医院这里平静而充实地度过了126个日子,平静而有尊严地离去,给我们留下了很珍贵的回忆。我们觉得,陪伴患者走完生命最后历程的同时,他们也是我们生命的导师,我们在这个过程也学到了生命和死亡的道理,学会了如何敬畏生命。正如关爱病区门口写的口号“敬畏生命、感动照护、人文关爱”。第五件事是标准化建设,提高工作的可推广可复制性。我们完成了《深圳市医养融合服务规范》的制定,通过了市质量监督委员会的审核,这样深圳就有了自己的医养结合的地方标准。最后一件事是我们借助老年病医院这个平台打造专业团队,培养医养结合人才。我们老年病医院成立以来开展多种形式的培训,包括研讨会、论坛、培训班以及实训操作,五年以来累计参加培训人数超过10000人次,这为我们后面工作的推广打下了坚实的基础。第三种模式是医中有养,我们在医疗服务里面融进了养老服务。在老年病医院入住的老人都是多病共存,失能失智的老年人,我们在给他们提供医疗护理的时候也在考虑如何照顾到他们的生活起居,让他们在我们这里生活得有质量,生命有尊严。所以我们吸取国内外一些好的做法的同时,制定出融医疗和生活照顾为一体的整合性照顾方案。老年病医院同时还为辖区的老人提供日间照料和短期托养,在老年人日间照料中心每天都有丰富的节目,这成了住院的老人和辖区老人快乐的资源,同时也为学校、慈善机构提供了一个敬老、孝老的好场所。第四种模式是居家签约,大家都知道家才是我们养老的主要地方,我们大部分都会选择在家里养老。所以在2016年,老年病医院增设了一个社康的功能,通过这个为辖区的老人开展居家签约和家庭病床服务,这项工作得到了政府的大力支持,这项工作很快就推广到全区的社康中心。目前一共有6.5万65岁以上的常住老人完成了家庭医生的签约。我们还跟辖区786个有需要的老人免费安装了防跌倒扶手。我们再来看一下另外一个故事。林大爷已经90岁高龄了,子女都在国外,长期独居,两个月前因为前列腺重度增生在医院做了手术,回到家以后,家庭医生很快给他建立了家庭病床。在照顾过程中又发现林大爷出现了尿路感染,马上又转诊到老年病医院住院。经过老年病医院11天精心的照料,林大爷就撤除了尿管出院了,回到家又马上建立家庭病床。这一来一回的过程,林大爷对我们的服务产生了信赖和依赖,我们的家庭医生已经成为了林大爷家里一个特别的成员。到目前为止罗湖区累计为65岁以上的老人建立的家庭病床有2937张,家庭病床极大地舒缓了大医院的病床压力,也减轻了老人以及子女的精神和经济上的负担。第五种模式是社区示范,我们开创一个多方共赢新格局。罗湖的医养结合做法得到了老人广泛的认可,同时也赢得了社会资本的信赖。由黄贝岭靖轩实业股份有限公司出资建成的罗湖医院集团运营管理的黄贝岭养护中心运营而生,开创了社会资本与公立医院技术资源的新型结合,为社会与政府合力共同面对老龄化带来的压力提供了一个可复制的样本。这部分等会将有更精彩的演绎,我先在这里卖一个关子。第六种模式是互联网+,打造互联网+护理服务平台。我们线下的资源丰富以后,罗湖区利用罗湖医院集团把资源进行线上线下结合,打造“互联网+护理服务”平台,提供包括基础护理、常用医疗服务、中医护理一共43项服务项目,实现了手机下单、护士到家的“网约护理”模式,同时远程平台还建立了健康管理移动终端,与医院检验、影像信息对接,并利用可穿戴移动设备采集信息,实时进行动态监测和干预。五年的耕耘,罗湖结出了健康养老的硕果,2015年,罗湖入选实现“全国老龄健康服务能力建设示范区”,2017年入选全国医养结合工作典型案例,同年获得全国“敬老文明号”,同年11月被确定为“省级安宁疗护试点单位”,2018年获得深圳市家庭发展十大品牌项目。罗湖的医养结合有效地解决了养老院看不了病,医院养不了老的矛盾,开创了一个良性共赢的格局。刚才卖的关子里面,有一个是社区示范,其实这是罗湖医养结合的另一个大的计划,既然是示范,那就是希望这个做法是可以复制的,是可以有更大意义的,是可以推广到其他地方的。那到底黄贝岭养护中心这个做法有什么值得借鉴、有什么值得推广的地方?它到底给黄贝岭的老年人带来什么不一样的养老感受?接下来要推出下面一个主讲人张哈明先生,他是黄贝岭土生土长的年轻人,也是黄贝岭靖轩股份公司的副经理兼黄贝岭养护中心的副院长。

  

  主持人:我们从另外一个视角来听一下张哈明先生在新时代下黄贝岭的养老故事,有请。

  黄贝岭靖轩实业股份有限公司副经理张哈明:谢谢邱院长的介绍,作为一名土生土长的黄贝岭人,今天能够代表股份公司站在这里跟大家分享一下黄贝岭的成长历程,我感到非常荣幸。作为深圳最古老的城中村之一,我们村最近已经有650余年的历史。一开始我们的祖辈并不是在这个地方,他们是从河北经过多次迁移才来到此地定居,分散发展,才有了现在的四个兄弟村,分别是湖贝、田贝、向西和我们村。我们村分为上、中、下三个村,在1.2平方公里里居住着大约1.5万人口,村民约3000人,剔除掉海外的仅剩下不到2000人,里面65岁以上的接近1000人。在1992年随着农村城市化的发展,我们村委也成为了今天的靖轩实业股份有限公司。这是2013年的旧城改造项目,因为这个项目的启动,我们村仅有的三个老年活动中心也被纳入了旧改的范围。当时这个项目启动的时候,我们村的老人只能在村道和榕树下进行他们的日常活动。我们可以看一下这个老人,她当时的年龄是86岁,患有心脏病,子女长期居住在香港,她跟保姆一起住在黄贝岭这里。项目启动的时候,她的活动范围每天都是在这个村道和小卖部门口坐。我们当时班子领导和董事长不忍心看到这些为黄贝岭贡献了大半辈子的老年人每天都在这个地方度过,我们想能不能为他们做一些什么,或者我们能不能自己建一个养老院。但是这个养老院可不可以不是那种简简单单很简陋的,仅仅是一个养老院?我们想老人家除了娱乐和照顾,最难保障的是什么呢?医疗。所以我们通过了层层努力,刚好也遇到了罗湖医改这股东风,我们就与罗湖医院秉着共同的理念一起探讨怎么打造社区最幸福的养老院,可以让我们村的老人家能够“养老不离村、看病不离床”。因为这个项目对我们来说是很陌生,也是一个未知的领域,我们也怕钱花了不管用,或者说改造了以后大楼也不实用。所以我们跟医院集团一起去到了当时养老比较发达的地区参观学习他们的养老理念、管理模式,看他们的适老化产品怎么投入使用。甚至我们还特地请到这些地区的养老专家来到我们中心,结合我们现有的情况给老人如何提供全方位的照顾。经过五年的探索和打造,2018年我们中心正式开始试运营。这是当时医院试运营之后罗湖医院集团特地整合和配置的实力非常雄厚的医疗团队,因为有了这个团队,老人们可以从评估,到生活照料,到饮食习惯,营养配置的照顾都可以进行一系列全面的并且是个性化的提供养护计划。这是我们中心每一层的功能区域,我重点给大家介绍一下这个空中花园,它有别于别的空中花园的原因是它跟我们村的祠堂是无缝连接,老人们每天都在这个空中花园,跟社区和村里面的老人一起跳操或者参加社区活动,让老人家感觉从来都没有离开过村里面。这是5-10楼居住区域,全部都是木色的暖色彩的设计风格,让老人感觉到住在这个地方跟住在家里一样非常温暖。除了基本的配置以外,我们还特定采购了一些比较先进的适老化产品,例如这个全自动洗澡机,整机从日本进口,当时国内只有一台。我们都知道如果失能的老人要洗一次澡是很困难的事,这个机器除了有洗澡功能之外,还有泡浴、按摩等功能,住在机构和社区的老人每次用它洗完澡以后脸上都会不经意地露出满满的幸福感。我们有一种感动叫做余生还能和你再相逢,我们大家都有很多朋友,但是如果到了这个年龄你还认得我吗?或者说我们还认识吗?这是我们村的林婆婆从小看着我长大的,也算是我半个奶奶,我再次看到她的时候,她已经处于长期卧床的状态,插着胃管,而且医生还告诉我她已经患有严重的认知障碍,连她的家人都已经不认得了。但是后来我们把她接到我们机构住的时候,当打开门的那一瞬间,迎接她的不是我们的医护人员,也不是我们的工作人员,而是她多年来一起生活的这位金兰姐妹黄婆婆,她们见面以后就开始慢慢地诉说着她们当年一起聊家常,一起耕作的亲密合作,说到你插秧,我放水,你放水我开闸等种种事情,我们在座的看到这一幕都非常感动,就觉得我们如果到了这个年龄,我还能认得你,我还能遇见你,甚至我还能跟你一起养老,是一件很难得的事情。这位是杨婆婆,她刚开始来到机构的时候非常抗拒交流,很不喜欢跟任何人说话,经常闷闷不乐。但是我们医护人员坚持每天都去跟她沟通,每天都去看她,每天都问她一些事情,就在最近她主动跟我们医护人员说我今天想去广场跟大家一起跳舞。我们中心一直都是以“感动照护、快乐生活”为宗旨,打造最幸福的养护中心。之所以把中心设在家门口,是因为我们想把住进来的老人从来都没有离开过村生活,同时也方便村里面的家属可以经常过来探望老人,让老人觉得住在机构跟住在家里一样温暖,这也是我们独特的南粤文化养老模式。经过一年多的努力,我们收获了非常多的东西,从一开始老人家的陌生、抗拒,到跟我们工作人员说有空来我家楼上602。我的介绍完毕,谢谢大家,祝大家生活美满,也欢迎大家莅临指导,谢谢。

  主持人:非常感谢张哈明先生精彩的演绎,我们听完张哈明讲的时候是不是都有一个冲动希望以后养老到黄贝岭去养老。
  罗湖区医养融合老年病医院院长邱传旭:我们听完黄贝岭的故事以后,还想到一个什么词?就是长寿,黄贝岭的老人特别长寿,长寿是一个好事,但是大家有没有想到长寿后面还跟着一组数字,根据世卫组织发布的一组数据,65岁以前老年痴呆的发病率是5%,85岁是40%,95岁是50%。我们还有另外一个选择,那就是到罗湖来。在深圳市卫健委的大力支持下,世界顶尖的阿尔茨海默病医疗团队落户在罗湖,我们听一下罗湖到底能给Bengt Winblad团队提供什么,是什么吸引他们,他们想要在这里做点什么事情?我先介绍一下“三名工程”团队,这是一个世界顶尖的团队。Bengt Winblad教授是这个团队的学科带头人之一,他是世界著名的阿尔茨海默病专家,曾任瑞典卡罗琳斯卡医学院NVS系老年神经科负责人、卡罗琳斯卡医学院附属Huddinge医院临床记忆中心临床试验部门主任,在1988年至2000年期间担任过诺贝尔生理学及医学奖评委,曾是瑞典及欧盟脑研究计划主要负责人之一,20年一直在欧洲阿尔茨海默病联盟中担任领导职务。这样的大咖为什么选择到我们罗湖,要在罗湖做点什么事情?下面有请Bengt Winblad教授来说一下新时代下欧洲人在深圳的罗湖梦,有请。

  瑞典卡罗琳斯卡医学院阿尔茨海默病医疗团队学科带头人Bengt Winblad:尊敬的各位领导、各位专家、各位同行、媒体朋友们,大家上午好!很高兴受邀参加此次罗湖区双周发布会,前面的演讲让我印象非常深刻,也感谢深圳市卫生健康委、罗湖区卫建局和各级领导的大力支持,接下来请允许我为大家详细介绍一下阿尔茨海默病与罗湖医院集团共同开展的“三名工程”项目。阿尔茨海默病既我们平常说的老年痴呆,在痴呆患者中由阿尔茨海默病引起的患者占到60%以上。阿尔茨海默病是一种病隐匿的进行性发展的神经系统退行性疾病,临床上以记忆障碍、失语、失认、执行功能障碍以及人格和行为改变等全面性痴呆表现为特征。阿尔茨海默病是以第一个发现它的医生的名字来命名的。全世界每3秒就会有1例老年性痴呆患者被诊断,2015年全世界有4600万老年性痴呆患者,其中中国老年性痴呆患者超过1000万。每年老年性痴呆所带来的医疗和照料负担超过8000亿美金,超过世界第十八经济体的GDP。直到现在老年心痴呆发病率还在快速增长,到2030年每年老年性痴呆所带来的医疗和照料负担将会超过2万亿美金。亚太地区和中国的痴呆患者也是在逐年增加的,上面这张图显示的是亚太地区的痴呆患者逐年增加。中国未来的痴呆患者会持续上升,一方面是因为人口基数比较大,另一方面也是因为人口老龄化的原因,预计在2050年整个亚太地区的痴呆患者将会超过6000万。许多人认为阿尔茨海默病只不过是破坏记忆,对于病情的中后期发展就比较少了解,其实破坏记忆只是阿尔茨海默病的最早症状。阿尔茨海默病本身虽然并不是致命性的疾病,不会直接导致病人的死亡,但是患者的存活时间取决于几个方面,比如是否有意外伤害的发生,由于阿尔茨海默病的病人痴呆、记忆力下降等的出现,很容易出现比如跌倒、骨折、高坠、交通事故等等各种意外情况。所以存活时间取决于是不是有意外事件的发生,阿尔茨海默病是一种恶性疾病,诊断后的生存时间仅为正常人群预期的一半。阿尔茨海默病关键在于早期发现、早期干预、早期坚持治疗以及通过优质的医疗护理服务和药物治疗,使患者能够保持生活自理。如今的早期诊断主要依赖于有资质的优秀专家对他们进行评估,也依赖于包括MRI、PET影像和CSF评估、神经心理学和功能性测试。在这里非常感谢罗湖区政府对我们团队的重视,为了做好罗湖健康养老工作,提高老年人生活质量,在2017年9月份原罗湖区委书记贺海涛亲自带队到瑞典卡罗琳斯卡医学院访问,初步达成了合作共识。在2018年3月份,我们到了罗湖医院集团参观,并与罗湖医院集团的朱飞奇教授一起联合参与了答辩,入选深圳市“三名工程”,并成功引入罗湖。截至2019年7月,罗湖医院集团为辖区60岁以上老年人进行的认知障碍筛查数量累计达34192人次,其中1672人次为可疑认知障碍。在和罗湖合作的第一年,我们组织了一次国际会议,并启动了博士生/博士后的招聘,联合开展基础和联创研究项目。持续不断对患者进行诊断讨论,提高诊断质量,也取得了较好的社会和经济效益,减轻了居民和家庭的负担。2017年9月份,卡罗琳斯卡医学院有幸认识到几位从中国远道而来的贵宾,也是这次的交流开启了我们与罗湖合作的新篇章。经过不断深入了解,罗湖深深吸引着我,早防早治是阿尔茨海默病工作中重要的环节,罗湖以居民健康为中心,不仅开启了罗湖医改工作,发展基层医疗卫生,为全区60岁以上老年人认知障碍免费筛查服务,这些举措都是为了让居民“少生病、少住院、少负担、看好病”,这个目标让我们印象非常深刻,这是要求以防为主,防治结合,将健康防线前移,这与我们在瑞典开展的阿尔茨海默病工作的理念是不谋而合的。依托罗湖现有的优秀科研基础,我们希望未来能够与来自罗湖的阿尔茨海默病专家团队共同在临床、基础研究和社区居民干预等方面进行全方位的合作。与其说是选择,更多的是罗湖吸引了我们,和罗湖合作可以碰撞出许多的可能性。因此,我们来了。在短短的半年合作中,“三名工程”合作的项目已悄然开花结果。“三名工程”政策与罗湖医院集团强大的资源为我们的合作创造了很好的生长环境,团队成员坚实的科研基础播种下了优良的种子,再在经过双方专心、专业、专诚的共同合作、用心培养,终得硕果。我们的目标是罗湖医院集团能够达到国际领先的水平,这只有通过加强基础和临床研究才能得到。在这张照片里面不仅可以看到来自瑞典的专家,还有朱教授,以及来自北方的非常出名的教授,他们在阿尔茨海默病工作中也做了许多年的研究。谢谢大家。

  

  罗湖区医养融合老年病医院院长邱传旭:谢谢Bengt Winblad教授,今天所做的这些,包括罗湖医改都是在罗湖区领导的正确领导积累下的结果,罗湖具备了世界名城的气质,那就是传统、开放、包容,我们觉得在罗湖区工作,在罗湖区居住都是没问题的,在罗湖区工作健康有保证,在罗湖区居住养老有保证。

  主持人:谢谢各位嘉宾的精彩演讲,下面进入现场问答环节。

  现场观众提问:我有一个问题想问卫健委的孙美华巡视员,听完罗湖的介绍,我想知道您是一种什么感受,您对他们有什么建议?

  深圳市卫生健康委巡视员孙美华:尊敬的各位媒体朋友,听完罗湖的介绍,我很激动。罗湖就是出经验、出成果的地方,在大家没做的时候他就在那里探索了。虽然深圳的平均年龄才33岁,还是一个年轻的城市,但是罗湖提前去探索,总结了刚才的“两个六”模式,引进“三名工程”团队,引进Bengt Winblad团队。下面我想从几个方面跟大家再进行沟通。首先是我的感想。深圳是年轻的城市,但不等于我们的城市不老。老的标志是什么?按照世界卫生组织的标准,60岁以上的占总人口的10%以上,65岁以上的人群占整个比例的7%以上,那这个城市就是老龄化城市。深圳现在是最有能力、最有条件去应对老龄化的,可以未雨绸缪。所以我们现在抓住机遇来应对,怎么应对法?实际上就是解决两个问题,谁来服务的问题,刚才大家都看到了要有大量的服务人群,要有制度的设计,这是服务体系的建设。还有资金的筹措,养老的钱谁来出,怎么给法,简单来讲就是“人”和“钱”,谁来服务,钱从哪来,这一系列都是需要顶层设计的,这才是我们应对老龄化的根本核心所在。二是罗湖在应对老龄化到来的探索当中,一个很重要的经验就是打破了过去政府部门之间相对独立的一种状态。过去各个政府部门之间都是相对独立的,比如养老院属于民政部门管,医院、社康属于卫健部门管,可是他们在部门之间打通了联动的渠道。因为作为老人来讲,他是不管这些部门是怎么分配的、资源是怎么管理的,他只管需求,一个老人既要养,更要医,而且医可能在养的过程中的需求更重要。老人的生活质量如果没有健康,那就没有质量。一个人既要生命的长度,更要生命的宽度,这样老了活着才有意义。罗湖的第二个经验是以点带面,成体系地建设。我们刚才讲到健康,健康罗湖,人民医院是核心,是魂,光靠医院,刚才教授说了阿尔茨海默病都是从医院里面发现了这些老人,但是怎么关口前移,怎么预防,怎么宣传教育,怎么干预,那不是医院要做的,光医院做不了,它的问题是体现在医院,但是真正要早防、早干预、早治、早控制的话一定是关口前移,一定是下沉到社区,所以就把居家的日照中心、养老机构、社康都统统团结在人民医院的周围。这恰好也是罗湖2017年打造的罗湖医院集团,社康和医院的医联体,这样的经验以前我也向各位媒体朋友介绍过,就是2017年全国医联体工作会议是在深圳召开的,重点介绍罗湖的经验。就是因为有了这样一个医联体,医联体的目的就是让医院和社康能够紧密地成为一个管理共同体、责任共同体、命运共同体、服务共同体,一起为老年人服务。而牵头者就是罗湖人民医院。所以这样一个体系的打造,有了这个良好的平台和机制,再实施关口前移,早防早治理,筛查了几万人,发现有1200个老年痴呆的人。如果没有这样的网络,这件事情做不了。所以这是整个思维观念的改变。2016年国家发布的《健康中国2030规划纲要》,有两个方面做了大的改变,过去长期以来都是以疾病为主转向以健康为主,以医院为主转向以基层为主。以疾病为主就是看病,大家过去的思维模式就是我有病就去医院找医生,现在不是了,现在以健康为主,我的健康我作主,把疾病交给医生,把健康交给自己。那怎么样才能健康?那就是要学一点医学知识,学一点健康常识,经常去锻炼、运动,戒烟、限酒,还要心态平和。以医院为住转向以基层为主,医院是看病的,但是我们想要健康,我们只能是强基层,所以现在整个深圳市加大对社康的投入和管理,我委医改办都设在基层健康处,目的就是要打造保健康强基层的基层服务网络,而基层社康对我们每个老百姓来讲就是解决常见病、多发病的问题,就是完成健康守门人的功能,15分钟的健康服务圈。所以深圳90%都是常见病、多发病,这是2015年深圳做的流行病学的调查。有了这样一个健康的底,大部分的人都可以在这里解决。罗湖把医院和基层,再加上日照中心是民政部门管理,养老院是民政部门管理,卫生、民政两者的资源形成一个体系,这样的做法可以最大限度地保障老年人的健康。三是多方合作,调动社会的一切资源来参与养老。应对老龄化绝对不仅仅是政府的事,政府是主导,部门配合,一定要社会参与。2013年深圳市政府就出台了健康产业发展实施意见。在发达国家经济发展到一定程度的时候,一定是投入到健康产业,因为大家吃饱了、穿暖了,干什么?长寿,这是必然的。所以把健康产业作为未来经济发展的增长点,这是深圳市委市政府捷足先登的,在2013年就出台了这个文件。除了医疗卫生系统,除了政府部门来撬动,就是要调动一切资源,实现合作共赢。黄贝岭养护中心是黄贝岭股份公司和医疗卫生系统一起办的“养中有医、医中有养”的居家养老,做到“养老不离村、看病不离床”,这样老年人的晚年生活是最幸福的。我们不仅要打造健康的事业,更要撬动健康的产业,让它成为深圳的一个经济增长点的同时,能够给老年人带来更多的健康和幸福感。四是标准先行、规范运作。老年人除了要养之外,更多的是需要医疗保健,这些医疗保健都需要规范,如果医疗行为不规范的话很容易出事,因为老年人的抵抗力很弱。从规范标准先行,罗湖区率先在深圳市制定了医养结合的行业规范,医养结合怎么来操作,它的标准、要求、实施路径,让从事医养结合的都要按照这个规范来做,不管是公办的、民办的,是什么组织成分,都要按照这个规范来做,这就让老年人的健康更加有安全感。下一步,罗湖给我们做了一个很好的试验田,也探索了很多的经验和做法,我们接下来会在全市推广罗湖的做法,因地制宜。二是加强服务体系照护人才的培养,事业成败关键在人,没有人来提供服务,那都落实不了,目标都没法实现,我们要培养大量的照护人才健全服务体系。三是解决医养结合当中养老费用和医疗费用整合的研究,过去医疗是看病的,我们是到医院里面看病有病种项目收费,养老在养老院里面也有相应的收费,但是把这两个结合到一起在一个老年人身上,我们还没有去处,费用的来源是我们接下来要研究的。最终的目的,总书记对深圳的希望,深圳要作为中国特色社会主义的先行示范区,还要打造社会主义强国的城市范例,作为一个城市来讲经济、社会、生态、文明、和谐等各方面都应该成为范例,深圳也有责任、有义务、有担当,尤其是医养结合的工作先行先试,为全国提供可复制可推广的经验和做法,做出我们的努力。最终的目的就是让老人更健康、更安全、更幸福,谢谢。

  主持人:非常感谢孙美华巡视员认真的解答,下面进入网络问答环节。

  网友提问:刚才邱院长讲到,深圳是首家以福利中心的老人为对象的老年病专科医院,医院为养老院提供的具体服务有哪些?

  罗湖区医养融合老年病医院院长邱传旭:老年病院给福利中心提供的服务非常多,首先是我们把药给管起来,我们一开始就办了老年人合理用药大学,还有保健品,从以往的给老年人看病的诊疗行为转移到非常重要的预防,我们通过建档、评估,把老年人跟健康有关系的行为给规范起来,对他们进行巡视,在防跌倒这方面多做一点。我们主要的目的是希望在老人生病之前有所作为。

  网友提问:在生病之前做的这些工作,如果在生病之后养老机构和医院的转诊机制是什么样的?

  罗湖区医养融合老年病医院院长邱传旭:转诊的基础是要建立一个系统。通过罗湖医改,整个罗湖主要的医疗资源都已经进行了整合,现在在整个罗湖的卫生保健系统各自的职责都非常明确,有了明确的分工,再加上信息系统,现在转诊不是什么难题。通过信息系统,老人转诊到罗湖医院,我们在信息系统能够看到老人的情况,医生也能从信息系统看到哪个居民在罗湖医院集团所有的医疗行为,包括体检报告。在转诊里面还有技术上的关键点,如何准确转诊,这就需要对医生进行系统培训,如何识别这个老人在什么时候该给他什么样的医疗服务。还有学科之间的协作,也就是远程会诊在里面也起到很关键的作用。

  主持人:时间关系,本期活动到此结束,谢谢大家。

 

主办:深圳市罗湖区人民政府办公室技术支持:深圳市罗湖区智慧城市建设中心建议IE8, 1024×768以上分辨率浏览

信访投诉电话:82201625信访投诉邮箱:lh_xfj@szlh.gov.cn执法投诉电话:82201635执法投诉邮箱:lh_zftsjb@szlh.gov.cn